客路鎮數百人圍毆法官

鎮政府拖欠工程款債權人起訴贏官司

今年3月2日,在雷州市客路鎮發生一起惡性暴力抗法事件:湛江市中級法院依法執行一宗客路鎮政府拖欠工程款的案件時,遭到數百人的圍攻毆打,一些鎮幹部也參與其中。法官乘坐車輛被掀翻打爛,法官和債主的代理人被打傷。此次事件手段之惡劣,後果之嚴重,在我省法院執法史上實屬罕見。

3月27日,《南方都市報》記者赴雷州、湛江進行瞭采訪。

1995年月4月,客路鎮政府為發展基礎教育,決定創辦鎮第二中學。同年6月,鎮政府與雷州市建築安裝公司(以下簡稱“建築公司”)簽訂《建築安裝工程合同書》,由後者承建教學樓工程。建築公司是經廣東省建設委員會施工管理處和工商行政管理部門核準的領有建築資質証書的二級企業,領取瞭施工許可証即進場施工,並按時竣工。1996年3月29日,工程通過驗收,質量評估為優良,總造價為544﹒47萬元。

從1995年9月到1999年2月,鎮政府先後16次支付瞭309﹒9萬元工程款,此後剩下的234﹒57萬元拖欠未付。建築公司多次追討未果,於1999年7月向湛江中院起訴。同年9月,該院一審判決:客路鎮政府須支付拖欠的工程款及逾期付款違約金139﹒43萬元,判決生效後的利息和違約金另計。原被告均未上訴,判決生效。

因建築公司申請,法院采取訴訟保全措施,查封瞭鎮政府一個有47萬元的賬戶和一輛吉普車。進入執行程序後,法院劃撥瞭賬款,拍賣瞭吉普車,使鎮政府部分償還債務,但據建築公司計算,鎮政府仍欠債390多萬元。

兩法官執法遭圍毆車輛被砸財物被搶

建築公司代理人李其友對記者說:“3月2日上午,湛江中院李建明、周忠濤兩法官要到客路鎮劃款,因已查到鎮政府有一筆21萬元的存款。因他們不懂雷州話,於是我開一輛粵G﹒NO195吉普車(註:這輛車本是鎮政府的,建築公司競買得到以抵債)帶他們過去。到達農業銀行雷州支行客路營業所時,是上午10時。法官向營業所工作人員表明來意,並出示工作証和相關手續,營業所一名工作人員竟當著我和法官的面,往外打電話說:‘湛江來人瞭,要全部劃走,還不來人啊?’約10分鐘後,就有三四十人氣勢洶洶地沖進營業所,說不能劃錢,還揪住法官,把材料文件撕爛。”

“法官再三表明是執行公務,這群人還是推推搡搡。法官要求營業所工作人員打開鐵門以進去暫避,但遭到營業所主任拒絕。我和法官隻好先後到派出所暫避。此時,吉普車的4個輪胎都被刺破,一輛手扶拖拉機環衛車開來堵住路,還有人叫喊:‘不讓他們打手機,不讓他們離開!’”

“中午,湛江中院接報後,派車將兩名法官從派出所接回湛江。下午5時,李、周二法官帶著三個法警,全部穿制服,再次開警車來到客路鎮,想解救我並拉走車。我們一起換裝輪胎,不久幾十人圍上來,先是扯帽子,扯衣服,後來就動手打人瞭,人也越來越多,有五六百人的樣子。法官、法警和我都不同程度受傷,警車輪胎被放氣,吉普車被掀翻,玻璃被打爛。兩輛車上的財物包括手機、現金、皮包等,都在混亂中丟失瞭。”

“鎮政府一些幹部參與瞭這次圍打事件,必要時我可以指認出他們。”

湛江中院在給湛江市委的《情況報告》中,所述事件經過與李其友的陳述完全一致,在一些細節上更加詳盡:“……有人喊道:‘法院敢來劃錢,不讓他們出去’。他們動手搶李建明手中的材料,把裁定書、傳票撕爛,阻止李打電話。周忠濤掙脫出來後,即打電話報警並向院領導匯報。中午12時許,院領導派警車到客路將兩名幹警接回湛江,李其友留下修車。”

“下午2時許,李建明接到李其友報告,說他的車還未修好,且被垃圾車堵住,無法離開。為保護申請執行人的人身權利及合法財產不受侵犯,經請示領導同意,下午4時許,李建明、周忠濤帶三名法警,均著制服,駕駛警車前往客路鎮。他們遵照院領導指示,首先到鎮派出所請求協助。後他們一起去修車,在派出所人員未到之前,圍攻的人動手毆打執行幹警和李其友,李其友左額部被打裂流血,頭部及身體多處被打傷,李建明胸部、背部、腿部被打傷。場面一片混亂……”

鎮領導表態負責任承諾七日查清真相

3月27日中午,記者幾經周折,終於在湛江全市計劃生育工作會議的會場外“截”住瞭客路鎮黨委書記周堅及鎮長黃南伍,周堅對記者談瞭對此事件的看法。

周堅說,鎮政府對債務是認可的,並非存心賴賬,目前鎮財政困難,還有許多更急的地方要花錢,一時還不瞭建築公司的債,但肯定會還。事發那天,他和鎮長在雷州開市委擴大會議,獲悉後立即打電話回鎮辦公室,要求迅速通知在傢領導及派出所、交警中隊到現場制止。當天正好是趕集日,人山人海,上午有上百名群眾因誤解圍攻法官,下午群眾見法官又來,抵觸情緒更高,集結瞭上千人進行圍攻和抗議。現場人數多,人員復雜,場面難以控制,債主小車被推翻。警車受到輕度損壞。

周堅認為,發生這一事件,鎮委、鎮政府無意推卸責任,也推卸不瞭。3月4日下午,他和鎮長主動到湛江中院“負荊請罪”。但執行法官也有不對之處,導致鎮裡幹部群眾產生對立情緒:查封賬號裡的錢是計劃生育經費,由計生辦交到財政所,應該是財政所的錢,而不是鎮政府的錢,因此法官執行對象錯誤﹔來劃撥前,法官未向鎮政府、派出所、財政所打招呼,執法時,未穿制服,與債主的代理人同行,坐債主的車。不由得令人懷疑:法官是否與債主關系過分密切,才肯這麼積極地幫他追債。為什麼法官老是強行封賬劃款,采取極端手段,而不與鎮政府協商?

對事件的善後處理,周堅認為鎮黨委、鎮政府是積極的。他向記者提供瞭一份鎮政府於3月14日給湛江中院的《情況報告》,《報告》中說:“我鎮相繼召開瞭多次不同層次的幹部會議,對事件所產生的後果進行瞭深刻的剖析和反思。3月12日,湛江市委常委、政法委書記羅國華親臨我鎮,召集貴院和我鎮黨委、政府及有關人員開會,對事件善後作瞭重要指示。我鎮進一步采取的處理措施有:……責成派出所7個工作日內,查清事件真相,分清責任。對制止事件態度不明確、措施不得力的在場鎮幹部、職工、村幹部,提請鎮委鎮府按規定進行黨紀、政紀處分﹔對推扭、毆打幹警,推翻小車,偷竊財物的社會人員,經派出所追查清楚後,依法進行行政拘留﹔對被損壞的小車和警車,以及被扭傷、打傷的幹警,該賠多少就賠多少﹔對於償還建築公司的債務,鎮黨委、政府承諾:保証每年從教育附加費中拿出20%─30%,先付本金,再付利息。”

記者問:“有無鎮幹部參與圍攻?帶頭的是認誰?”周堅說:“肯定有幹部,誰帶頭還在查。我聽說是營業所工作人員打電話給計生辦,計生辦的人可能抵觸較大,在事件中比較積極。”記者又問:“對營業所通風報信的怎麼處理?”周堅說:“那沒什麼好說的,派出所查清楚是誰,該行政拘留就行政拘留。”記者再問:“建築公司的代理人也被打傷瞭,你們賠不賠?”周堅說:“我們與法院協商時,好像沒有這項內容。”

不處理有關責任人執行難更加難克服

3月27日下午,記者到湛江中院采訪,該院研究室主任譚智說,院主要領導要求對事件“低調處理”,不見記者瞭。應記者要求,譚智就法院如何處理這類事件說瞭一些看法。

譚智說,周堅指責法院是毫無依據的。查封的21萬元存款,法官已查明就是鎮政府的,不存在執行對象錯誤﹔未穿制服,與代理人同行,坐債主的車,是由於客觀情況,而且無明文禁止,不能成為阻撓執法的理由。事件發生後,客路鎮的表態很好,賠錢是遠遠不夠的,必須處理有關責任人,但這方面也不見動靜。

譚智又說,春節後湛江兩級法院遇到的暴力抗法事件已有三四宗瞭。“3﹒2”事件後,中院全體上下尤其氣憤,要求動用法律賦予的權力,否則怎麼克服“執行難”?法官被打,不瞭瞭之,誰還敢外出執行?在當前執行環境非常困難的情況下,解決“執行難”,社會各方面的支持固然重要,但首先法院自身要硬起來,對老是阻撓執法的人不能手軟。當然,執法時也要註意社會效果。

七個工作日已過事件還在處理中

盡管鎮政府責成派出所在“7個工作日內,集中警力,全力以赴地查清事件真相,分清責任”。“7個工作日”早已過去,看來鎮政府還未弄清楚事件的“真相”和“責任”,自然說不上對有關人員的處理。至昨天晚上截稿前,記者致電周堅書記,詢問進展情況。正在開會的周堅隻說瞭一句話:“事件正在處理之中。”圖

在抗法事件中被掀翻、嚴重損壞的吉普車。記者采訪時,這輛車正停放在湛江中院內,等候處理。


油煙處理機出租

靜電油煙處理機出租

台北靜電機租賃

台灣電動床工廠 電動床
台灣電動床工廠 電動床
AUGI SPORTS|重機車靴|重機車靴推薦|重機專用車靴|重機防摔鞋|重機防摔鞋推薦|重機防摔鞋
AUGI SPORTS|augisports|racing boots|urban boots|motorcycle boots
一川抽水肥清理行|台中抽水肥|台中市抽水肥|台中抽水肥推薦|台中抽水肥價格|台中水肥清運
X戰警多鏡頭行車記錄器專業網|多鏡頭行車記錄器|多鏡頭行車紀錄器比較|多鏡頭行車紀錄器推薦|多鏡頭行車紀錄器影片
台中抽水肥專業網|台中抽水肥|台中市抽水肥|台中抽水肥推薦|台中抽水肥價格|台中水肥清運
台灣靜電機批發工廠|靜電機|靜電機推薦|靜電油煙處理機|靜電油煙處理機推薦
優美環保科技工程-靜電機,靜電機推薦,靜電機保養,靜電機清洗,靜電油煙處理機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euskbcbkr5 的頭像
euskbcbkr5

小峙的敗家時間

euskbcbkr5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